江西陶令酒業有限公

JIANGXI TAO'S WINE CO.,LDT.?
全國銷售電話:0792-5620078
木心:什么是淵明的現代意義
來源: | 作者:taolingjiu | 發布時間: 2018-08-29 | 616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木心:什么是淵明的現代意義

漢賦,華麗的體裁,現在沒用了。

豪放如唐詩,現在也用不上了。

凄清委婉的宋詞,太傷情,

小家氣的,現在也不必了。

要從中國古典文學汲取營養,借力借光,我認為尚有三個方面:


諸子經典的詭辯和雄辯,今天可用。

史家述事的筆力和氣量,今天可用(包括《世說新語》)。

詩經、樂府、陶詩的遣詞造句,今天可用!

陶詩的境界、意象,在現代人看來,還是簡單的,但陶詩的文學本體性的高妙,我衷心喜愛。如:

平疇交遠風,良苗亦懷新。(《癸卯歲始春懷古田舍二首》)

有風自南,翼彼新苗。(《時運》)

他不是中國文學的塔尖。

他在塔外散步。

我走過的,還要走下去的,就是這樣的意象和境界。

"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風箏",

我就像脫線的風箏,線斷了,還向上飛。

陶先生問:"不愿做塔尖么?"

我說:"生在西方,就做伊卡洛斯,生在中國,只好做做脫線的風箏。"


我與陶潛還有一點相通:喜歡寫風。文筆、格調,都有風的特征。

李后主,"亂頭粗服"也好——前提是"天生麗質"。

×
×